东宫侧妃攻略_东宫侧妃攻略小说

       大家好,今天我将为大家讲解东宫侧妃攻略的问题。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我将相关资料进行了整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1.【求书】求爆笑穿越小说 非常非常非常搞笑的那种!!!!

2.帝王棺百变大侦探帝王棺百变大侦探凶手第二幕帝王棺剧本杀

3.《狗血皇子升职记夺嫡篇》攻略

4.《东宫》第19集:帘外浓云天似墨,九华灯下不知寒(4)

东宫侧妃攻略_东宫侧妃攻略小说

【求书】求爆笑穿越小说 非常非常非常搞笑的那种!!!!

       《王的时尚女友》

       神哪,去贡院街沾个仙气也能穿越?穿越的道具竟然还是一块捡来的玉佩?这就算了,为什么穿越后还被人当鸟射下来了?腹黑霸道的十四阿哥、睿智深沉的四阿哥、胆小怕事的胖太子、阴险毒辣的十阿哥,怎么一个个都与我纠缠不清?而且,一觉醒来,又麻雀变凤凰,成了京城首富的千金,与温文尔雅的表哥逃婚……谁能告诉我,我穆小颖什么时候能回到21世纪啊?轻松搞笑的穿越,一场奇异的追爱之旅就此展开…

       《一起来逛御花园》 “天才杯发明大奖”颁奖现场,刺眼的镁光灯闪过,我洪小七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就此定格。哪知道,烫金的证书还没捂热,我就被“求才若渴”的老爸一把抓过去鉴定什么古玉,结果不但炸飞了实验室,还把自己炸到了清朝的乾隆时代。我的人生从此来了个前所未有的大逆转——落入难民营,炸毁粮食库,被冷面帅哥搭救,和十五阿哥永琰和纪晓岚之子纪汝传成为好朋友,机缘巧合还中进入皇宫,误打误撞当上了格格,跟乾隆最宠爱的十格格组成了“草包二人组”,把皇宫弄得鸡飞狗跳……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我绝不会把“化学小天才”的荣誉证书给老爸看。如果非要在这份悔恨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望采纳,可追问!

帝王棺百变大侦探帝王棺百变大侦探凶手第二幕帝王棺剧本杀

        李承鄞与小枫重逢的时候,赵敬禹正心神不宁地等在骊宫里,好把自己的女儿瑟瑟献于宣德王做侧妃。这样的赵敬禹,不要说不能和小枫的阿翁不可同日而语,就连小枫的生父西州国主曲文成都不如。铁达尔王心中只想成全小枫嫁予心上人的心愿,而曲文成要小枫嫁予豊朝太子,除了有国事上的考虑,也没有忽视自己女儿的尊荣。难道做母仪天下的皇后,还委屈了小枫不成?是豊朝上赶着要来和西州和亲,而不是西州上赶着把女儿献给豊朝,小枫有西州做靠山,豊朝只会十分看重能安抚边疆的小枫,绝不会叫她受半分委屈。所以说,瑟瑟的悲剧是她的父亲与李承鄞合力酿成的结果,实在是一个可怜人。

        赵敬禹对瑟瑟说道,“宣德王快回来了,瑟瑟,待会儿为父为你引见宣德王,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听见没有?”

        赵敬禹为什么非要瑟瑟嫁给宣德王做侧妃呢?后来,他又为什么改了主意,同意让瑟瑟嫁给李承鄞了呢?不过是因为,赵敬禹不过是把自己的女儿当作是自己进身上位的工具。他觉得谁能给他更大的利益,他就会叫瑟瑟嫁给谁。后来,赵敬禹同意和李承鄞演那么一出戏,必然是看清了李承鄞能登上太子之位的能力。赵敬禹甚至不曾以瑟瑟的名位为筹码,来和李承鄞讨价还价,说什么他冒着背叛太子的风险,希望可以让瑟瑟做李承鄞的正妃,那个时候的小枫已经和李承邺定下婚约,即日完婚,所有人大概都不会想到,宣德王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失势,甚至被赐死,小枫甚至都来不及嫁给宣德王。难道小枫嫁给宣德王以后宣德王再被赐死,小枫还会再改嫁给李承鄞做正妃吗?就算小枫不能改嫁,难道西州就一定会再派一位和亲公主过来吗?这本身就说明,赵敬禹根本就不把瑟瑟的名分放在心上,他的心中,只有他自己的权位。

        瑟瑟本心非常不愿意,但是又因为那个人是她的父亲,她一柔弱女子,也无法反抗,只能瞧了瞧自己的哥哥,希望哥哥能帮自己说说情,可惜的是,赵世玄也只是给瑟瑟使了个眼色,让她敷衍敷衍宣德王,暂时不要忤逆父亲。

        与赵敬禹相比,赵世玄对自己的妹妹可就真心得多了。他心中非但十分看重瑟瑟的名位,更十分看重瑟瑟的幸福。后来,瑟瑟下定决心要争这太子妃之位,赵敬禹远在丹蚩,鞭长莫及,但是赵世玄却在京城,必然会给自己的妹妹以助力,于是,他帮助瑟瑟派出刺客刺杀小枫,最后被李承鄞整治。这一部分被完全删去,只留下了部分蛛丝马迹——在李承鄞出征西州的时候,赵世玄在朝堂上已经消失了。

        这时,宣德王带着李酽、永宁公主和荣王回到了行宫,看来,狩猎已经结束了。赵敬禹见到宣德王来了,连忙跑了上来,毕恭毕敬地拜见了宣德王。

        宣德王对赵敬禹,不过是面子上的交情,他只是轻轻地颔了颔首。赵敬禹连忙向宣德王引见了瑟瑟,“宣德王,这位是小女瑟瑟。”又督促瑟瑟道,“瑟瑟,快来拜见王爷!”瑟瑟无法,只得听从父命,给宣德王行了礼。

        此处有1个细节,那就是,在场的并不只是宣德王,哪怕李酽不算的话,永宁也是公主,荣王也是皇子,赵敬禹没有只拜见宣德王,却不拜见荣王和永宁公主的道理。可知赵敬禹是蝇营狗苟、献媚于人到了何种程度,就算是备受冷落,也不应这样的(奚清卓)。

        其实,这也是李承鄞选中瑟瑟是他利用对象的理由之一,她的生父眼中只有权力,才没有是非曲直。除此之外,便是瑟瑟对他的感情绝不会变,他可以做出一副对瑟瑟情深不渝的姿态来做敲门砖,勾着只想加官进爵的赵敬禹给他卖命。

        宣德王玩味道,“瑟瑟?”宣德王应该是从前从来不曾正眼瞧过瑟瑟,因为她的父亲并不算是手握重权、宣德王不得不拉拢的对象,他自然对瑟瑟毫无兴趣。

        这里可以和宣德王对小枫的态度做对比,因为小枫的西州的九公主,豊朝未来的太子妃,宣德王非得好好拉拢小枫不可,他自然是温文尔雅,礼数周到,哪怕他给小枫投毒,都要做出一副娇惯小枫的姿态来。可是对瑟瑟,却是十分轻蔑,根本不把瑟瑟放在眼里。

        从这一点上来说,瑟瑟当真是不如小枫幸运。后来,瑟瑟与小枫共侍一夫,李承鄞就算是他没有像宣德王对瑟瑟那样十分轻蔑,但从根子上来说,也是不把瑟瑟放在心上的。李承鄞早就想好了,等他扳倒了高相,赵敬禹失去了利用价值,他才不会再在瑟瑟面前做戏,瑟瑟就算是什么幺蛾子也不搞,也会被打入冷宫(高如意的结局实际上就代表着瑟瑟的命运)。

        此处有1个细节,就是永宁公主对瑟瑟的态度。她见到瑟瑟来拜见宣德王,忍不住白眼望青天。她是真的看不上瑟瑟,看不上赵敬禹一家人。原因很简单,永宁公主觉得赵家不过是一群望尘而拜、奴颜婢膝之徒,她超脱世事,自然不把赵家放在眼里。在这一点上,我与永宁公主的价值观是一致的,那就是,我觉得顾小五比李承鄞更可爱,李承鄞唯一的毛病,就是他有权力,若是李承鄞只是那个茶叶贩子顾小五,没有世仇,没有争权夺利之心,他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他潇洒风趣,丰神俊朗,落拓不羁,勇气可嘉,还是天真无邪的小枫的良配。可是李承鄞他有权力,这一条把他所有的好处全部抹去,他不值得任何女人爱。

        只听赵敬禹又上赶着说道,“宣德王,小女今天特意……”

        赵敬禹的话被李承鄞打断了,不过也可以很容易地被补全。赵敬禹会说,瑟瑟对宣德王仰慕已久,才在今天特意打扮一番,来拜见宣德王的。在赵敬禹的心里,自己的女儿年轻貌美,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更何况,瑟瑟不过是想给他做侧妃而已,宣德王可以有很多很多侧妃,还少一个瑟瑟吗?

        这也是本剧中主流的男性价值观——女人不过是自己身份地位的象征,不过是附属品。我越有地位,便能拥有更多的女人。从来只有我负心薄幸的份儿,我始乱终弃,还被称作风流倜傥,而女人却是把她的一生埋葬在了皇宫之中。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永宁公主才活得那么通透,才不肯嫁人了吧?

        与本剧中所有的男人相比,李承鄞可以算的另类了,他并不喜欢鲜妍颜色,表面上看来,他是为了瑟瑟而忠贞不二,事实上,瑟瑟不过是他的挡箭牌,小枫才是他一生唯一的挚爱。书鄞在小枫与他决裂以后,清心寡欲了大半年(从上元节一直到七夕,皇帝的万寿节,期间只以蛮力亲近小枫一次),一点儿都不像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剧鄞也早就想好了,他只愿和小枫一生一世一双人,在他解决了所有的政敌,让他与小枫之间再无变数以后。

        编剧怎么会允许瑟瑟做宣德王的侧妃呢?她可是被李承鄞选中的人,于是,编剧及时派李承鄞上场了。李承鄞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一边极为恐慌道,“快传太医!”一边就抱着小枫跑了进来,把小枫抱到了骊宫里。留下了面面相觑的永宁公主、宣德王,还有跑过来却丝毫没被注意到的瑟瑟。

        1.此处出现隐藏情节。李承鄞虽然在重逢小枫以后,头痛欲裂,他的理智甚至还让他露出了戒备、厌弃的神情,但是,这丝毫不能阻碍李承鄞对小枫本能的爱意。他立刻把小枫抱上了马,带到骊宫里来。这一路上,他必然是再次经历了一番当初小枫亲眼见到他杀死阿翁昏迷后,他把小枫抱上马,带她驰骋半夜离开丹蚩到达安全地带时心急如焚的心境,才越来越心慌,表现出完全不同寻常的模样。

        2.李承鄞是慌到什么程度了呢?他连喊了五声“快穿太医!”并先后指令两个小黄门去传太医进来,而且,他眼中只有能帮他传太医进来的小黄门,连瑟瑟跑到他跟前他都没看到,因为他的心,已经被被他遗忘的昏迷的挚爱填满了,再也装不下别的。

        3.小枫真的很严重吗?编剧适时以永宁、宣德王、荣王对小枫的态度,来反衬李承鄞的慌乱。如果说,宣德王与荣王对小枫不过了了,那永宁对小枫总是情谊深厚的了吧?可是就算是永宁,都没有太慌乱,都没有冲上来看小枫的病情,代表永宁都是一副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模样,和李承鄞的焦虑慌乱完全不同。

        这里当然是李承鄞对小枫爱的本能的体现——我忘记了你我一同经历的一切,甚至,我忘记了你这个人本身,但是我唯一忘不掉的,就是我爱着你的那种感觉——当小枫发生危险的时候,李承鄞眼中只有小枫,他忘记了他要为了太子之位来利用赵瑟瑟,忘记了母仇,忘记了自己,他只想保证小枫清泰无虞,根本顾不得别的。后来,他跳入水中救了马上要溺水的小枫的时候,也是这样,在李承鄞的视野中,只有小枫,才没有一旁的瑟瑟。

        太医很快就来了,因为男女有别,李承鄞一把小枫送进了门,就退走了,而随之追进来的永宁公主,则一直陪着小枫,等着小枫慢慢恢复了神志。(此处有1处细节,就是小枫已经脱下了她的骑服外裳,李承鄞怎么可能还在场。)

        永宁奇道,“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太医恭恭敬敬地给永宁行了礼,回答道,“公主放心,九公主只是受了惊吓,休息片刻便好。”说完,便告退了。

        这里其实是一个标准的对应梗,对应后来小枫被李承鄞抱回东宫恢复记忆后,再次见到李承鄞被吓晕的情节。

        根据太医的说法,小枫之所以昏厥,又从马上坠下来,不过是因为她重逢李承鄞所引起的诸多让她恐惧的回忆充斥着小枫的思绪,才让平静良久的小枫情绪有了大的波动,昏厥过去的。但是李承鄞已经退走了,他不知道小枫的病因,所以并不知道小枫是因为害怕他而昏厥的。

        后来,小枫嫁予李承鄞成为太子妃,她也是向来对李承鄞不假辞色的,小枫是有什么说什么,甚至指着鼻子骂他,除了刚刚知道李承鄞杀了她阿翁而害怕他、揣着刀的时候;同时,李承鄞也很注意在小枫面前收敛自己的怒气,顺从小枫的意志,才不会惹得小枫恐惧。所以说,到了后来,小枫从顾剑那里回来,真的恢复了记忆,见到李承鄞那么恐惧,才让李承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让李承鄞脑补了很多东西,才让李承鄞也被小枫对他的恐惧吓坏了。

        作为亲身经历现场,又听到太医诊断的唯一一人,小枫听到“受了惊吓”这四个字,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这不过是因为,小枫真的是已经把李承鄞忘记了,在以前的记忆不被触动的前提下,小枫才不会害怕李承鄞。

        当然,小枫很快就摆脱了李承鄞曾经带给她的恐惧的阴翳,沉浸在她对李承鄞的好感里,也暗示了小枫对李承鄞的感情,事实上是爱恋多于恐惧的。后来,小枫恢复了记忆,也只是在刚刚见到李承鄞的那一刻很恐惧,甚至被吓晕,但是只过了一个晚上,她就把情绪平复下来了。反倒是李承鄞,惟恐自己太靠近小枫惹得小枫害怕,变得小心翼翼。

        ?小枫潜意识中对李承鄞的爱恋开始驱使小枫了,于是小枫问道,“刚才是谁送我回来的呀?”小枫想知道,是谁救了自己,是不是刚刚对自己说他叫李承鄞、叫自己心怀异样的五皇子。

        永宁立刻为小枫解惑道,“是我五哥,还好他及时找到你,不然我们担心死了。”

        永宁公主又不在现场,并不知道小枫其实除了李承鄞什么都没见到,便自然而然地认定小枫是在森林中遇到了野兽,才被吓晕的,还好她五哥及时出现,救了小枫。

        永宁以为小枫是见到野兽被吓晕了,但小枫知道不是啊!只不过,潜意识中仍然深深爱着李承鄞的小枫,才意识不到永宁话里话外的意思,她瞪大了眼睛,只顾着追问李承鄞的身体状况,“他怎么样?没事吧?”

        这里再次体现了小枫待李承鄞清澈如昔的情意——我被你吓晕了,但是我都顾不得我是被你吓晕的这一事实,我只想清楚地知道你是不是安好,你是不是不像我这样,曾经昏倒。

        所以说,失去记忆的小枫,仍然是李承鄞心理上的生母,她仍然会给李承鄞纯粹素朴、一无所求的爱,故而,当李承鄞能够直观地感知到小枫待他的这份情意的时候,立刻就会沦陷的,就是小枫去牢里探望即将被逐出京城的他的时候。

        永宁立刻安慰小枫道,“他没事,他已经去宴会厅那边了。”

        永宁又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更不知道小枫与李承鄞曾经在西州的那段感情,她当然想不了那么多,还以为小枫只是心地良善,她在遇到野兽被吓晕后,被李承鄞所救,自然担心李承鄞不要出什么危险才好,才这么细细地告诉小枫李承鄞的情况。

        那么,永宁是什么时候确认了李承鄞对小枫的感情呢?我觉得应该是李承鄞与小枫完婚以后,李承鄞曾经多次向永宁打听小枫的事(他连小枫射木鸭子时落水是因为没见过船太新奇了都知道),永宁又见到她的五哥比从前开朗了许多,才推导出这个结论的。

        小枫一听李承鄞去宴会厅那边了,便立刻就要起身,道,“我们也快去吧!”这又是小枫潜意识中深爱李承鄞的直接证明,只要小枫知道李承鄞在哪里,他就会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小枫,和小枫对宣德王敬而远之的态度完全不同。

        其实,不仅小枫待李承鄞是这样,李承鄞待小枫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小枫与李承鄞,是互为磁铁,互相吸引,想不在一起都不可能。只不过,李承鄞因为他有更多的牵扯,更多的理性,他会刻意与小枫保持距离而已。

        就在小枫想要下床更衣,想要去宴会厅找李承鄞的时候,永宁立刻把小枫按在了床上,说道,“你就好好休息,我去向太奶奶告假,你就不要勉强了。”小枫听了,只得黯然地点了点头。

        在永宁心里,小枫都昏倒了,还勉强自己去参加皇室游猎后的宴会做什么呢?还是清清静静地养一养神吧,我帮你告假就是了。

        小枫对李承鄞的爱恋,还处在潜意识中,她听了永宁的话,当然会这么算了。第二世,小枫仍然是对李承鄞一见钟情,但是还是和上一世一样,她并没有及时发觉她对李承鄞的爱。反倒是李承鄞,更早地认清了他待小枫的情意,不肯割舍掉小枫了。这些,都会在后面的剧情中说到。

        皇室宴会开始之前,先是由总管曹芨向陛下禀报了诸位皇子游猎的成果,“二皇子猎野鸡十只,野猪两头,麋鹿两头,兔子五只;三皇子猎麋鹿一头,白兔五只;四皇子猎野猪一头,野鸡五只;五皇子猎野鸡十只,野猪三头,麋鹿五头;此次围猎,二皇子胜!”

        1.皇帝应该是根据诸位皇子猎到的猎物的数目来给他们分胜负的。从数量上来看,是宣德王(19)>翊王(18)>荣王(6)=允王(6),当然是宣德王胜。

        2.但是不要忘记的是,假如以打来猎物的难易程度来算,就是李承鄞胜出了,宣德王只比李承鄞多打了1只猎物,可是却有5只白兔在充数,李承鄞却是实打实地比宣德王多打了1头野猪,3头麋鹿。饶是如此,皇帝仍然让曹芨宣布是宣德王获胜,暗示了皇帝此时因为忌惮高相,才不会立李承鄞为太子的心态。

        3.李承鄞是游猎前,因为对瑟瑟来自小枫的移情而更晚入场,游猎时因为重逢此生唯一的挚爱小枫而提前退场,事实上,李承鄞只花了相对于其他皇子一半的时间来游猎,而且,他是独自狩猎(裴照被派出去照顾珞熙公主去了)。饶是如此,李承鄞都能有这样的成果所得,代表着李承鄞真的是弓马娴熟,武艺超凡,他是最有资格登上太子之位的皇子。

        4.《史记》上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麋鹿本来就是皇权、帝位的象征。宣德王、荣王与李承鄞,都打了麋鹿,暗示这三位皇子都有入主东宫的野心,至于允王,他被李承鄞一吓,自己主动退出了东宫之争;但李承鄞打到的麋鹿最多(宣德王与荣王加起来都不如李承鄞多),则暗示了李承鄞才是最有能力入主东宫,也必会入主东宫的那一位皇子。

        5.李承鄞之前明明对瑟瑟说,他会去给瑟瑟捉一只小兔子来玩,但是宣德王与荣王都打到了小兔子,李承鄞却没有,编剧借此暗示,李承鄞对瑟瑟不过是在做戏,他自己根本就意识不到他对瑟瑟来自小枫的移情,或者说,他一重逢他真正的挚爱小枫,就把瑟瑟抛诸脑后了。

        宣德王在听着曹芨报数的时候,是踌躇满志的,暗示了宣德王此时的心态,他打算在朝堂之上大展拳脚,非要把太子之位收入囊中不可。

        而李承鄞在听曹芨报数的时候,露出了毫不在意的神情,他当然不是不在乎太子位,而是在遵循柴牧先生的话行事——韬光养晦,不争而争。

        珞熙听了这结果,忍不住为五哥抱起不平来,“真可惜,要不是五哥救了小枫,说不定打得啊,比二哥都多呢!”

        永宁笑道,“五哥不是争强好胜之人,他不会在乎输赢的。”

        在一旁的瑟瑟听了这句话,便开始觉得心有异样来。

        1.在自己的几位哥哥中,珞熙最看好五哥,因为李承鄞文武双全,因为珞熙喜欢裴照嘛!珞熙跟着裴照练习骑马,回来得最晚,不过一回来,也从永宁那里听说了五哥救了小枫的事了。听到五哥只比宣德王少猎到1只猎物,她便要为李承鄞抱不平了,五哥为了救小枫提前退场了,太不公平了。

        2.永宁则延续了她一直以来对五哥的看法,五哥从小就不是争强好胜之人,他才不在乎输赢。其实,永宁也是最偏爱李承鄞的,因为永宁从小和李承鄞其实很像,都是韬光养晦、独善其身,都是冰雪聪明、看破不说破的主儿。

        3.瑟瑟听到珞熙与永宁的这般喁喁私语,又想到李承鄞抱着小枫进来,慌张到连自己都看不见的程度,自然心里就不是滋味了。瑟瑟怀疑的种子开始种下,她开始想要在李承鄞面前争取自己独一无二的地位。

        陛下道,“狩猎的乐趣在于过程,不是结果。你们可以把今天打到的猎物,送给在场的

《狗血皇子升职记夺嫡篇》攻略

       帝王棺百变大侦探帝王棺百变大侦探凶手第二幕帝王棺剧本杀。有许多玩家都还并不清楚帝王棺剧本杀中的凶手是谁以及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接下来就让小编为大家提供,百变大侦探帝王棺凶手真相详解攻略。

       百变大侦探帝王棺剧本杀真相解析:

       1.李凤娘的身份与意图?

       正确答案是李唐后人,意图推翻赵宋,重建李唐。

       根据第一幕线索:(令牌:一块古老的青铜令牌,字迹已失,隐隐约约看到上面刻着"宋右千牛卫将李仲愈")可以推出,李凤娘先祖乃是李氏之人,而牌上所写之人则是南唐后主之子李仲愈,李仲愈曾在南唐灭亡时被赵匡胤带往京城当过一段时间右千牛卫将,所以才会有宋字。此线索能够大概上推出李凤娘身份,因为宋朝的前朝是李唐。

       再根据第一幕线索:

       (密奏:一些宗室子弟绝密上书的奏折,内容是:近年来北疆几个小城,如宁州、辉州、阳城等地出现一伙宗教团伙,打着“奉天复唐"的名号,到处宣教,笼络百姓。)此条线索明确告知玩家,有一些人打着复唐的名号企图反叛。

       再根据第一幕线索:

       (礼单:多封地方官员赠予太上皇后的礼品单,其中一些人的名字有宁州郡守,阳城郡守,临安郡守,以及赵公子杰,赵公子知,户部侍郎等。)可以推出,复唐的那伙人有人来自于宁州、阳城等地。

       三条线索可合理推出,李凤娘是唐朝李氏的后人,而李氏的后人最近在筹划反叛之事。

       2.皇埔坦的身份与意图?

       正确答案是金国巫师,祸乱朝政,帮助金国灭宋。

       根据第一幕线索:(密信2:是皇埔坦用金文写的亲笔密信。)可以推出,皇埔坦平时书信所用之字是金文,那么大概率上他是金人或与金相关之人。

       再根据第一幕线索:

       (书籍:有几本道教书籍,为延祥观法莲大师所著,上有较新的汉文与金文的标注。)可以看到,延祥观的法莲大师也是使用金文书写。

       (皇埔坦搜身:一块陈旧的延祥观进出门牌。)也可推出,皇埔坦与延祥观有关系,而两个会书写金文之人在一起,大概率可推出是金人。

       而又根据净莲的人物剧本,可以明显知道皇埔坦是金国巫师,需要的是扮演净莲的玩家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前提下去告知大家。

       上述线索相互联系,可合理推出皇埔坦是金人,并且选项之中只有正确答案与金相关。

       3.当年黄萱暴死在宫中的幕后黑手是?

       正确答案是皇埔坦。

       根据第一幕线索:(密信1:“感念公主殿下体恤草民,资以金银。20年前的事草民也记不大清了,我老母当时入宫为侧妃接生,回来没几日,便七窍流血而亡。国师身边的人特来草民家中抚慰,只说是撞上了不干净的东西,给了些银钱让我们安静生活不要过问,那我们当然是听国师大人的话,日日诵道经祈福辟邪。“署名王二。)可以推出,当年东宫接生的稳婆离奇死亡,死亡的方式是皇埔坦所带的毒药"三日毙“。

       再根据第一幕线索:

       (密信2:“问公主殿下玉体安康,殿下问及20年前之事,老奴定知无不言。犹记当时正逢太子出宫祭拜,黄萱侧妃生子,太子妃虽因病不能前来却也悉心差人安排了一应事务,国师大人亦来祈福。本是件喜事,可后来侧妃难产而死,接生的稳婆抱出了一只死狸猫,说是侧妃所生。此种骇人之事谁都不曾见过,是国师掐指一算说有灾星祸害入侧妃之体,为保太子清誉,命众人三缄其口,这是掉脑袋的事当然无人敢言。“署名李嬷嬷。)可以推出,当年接生黄萱生产一事只有皇埔坦与稳婆接触过。

       两条线索可合理推出,当年黄萱怀胎暴死之事,接触的人只有皇埔坦以及稳婆二人,其余选项皆没有线索指出与此事有关。

《东宫》第19集:帘外浓云天似墨,九华灯下不知寒(4)

       《狗血皇子升职记夺嫡篇》攻略不知如何解决,为此小编给大家收集整理《狗血皇子升职记夺嫡篇》攻略解决办法,感兴趣的快来看看吧。

       《狗血皇子升职记夺嫡篇》攻略

       1、冷言冷语

       2、去王妃房里

       3、不管她

       4、赏

       5、出去找锦儿

       6、做侧妃(和素素一起的路线)/其他(和素素和离的路线)

       7、叫住她

       8、有事

       9、随意

       (夺嫡的请进宫见父皇)

       10、在书房吃

       11、侧身撇开

       12、睡觉

       13、是

       14、容秀房 (这里不圆房的话,母后之后会逼你圆房,然后容秀会顺产生子的。)

       (容秀这时难产死亡)

       15、酒楼

       16、等啊

       17、要

       18、引见

       19、打招呼

       20、坐赵知墨会加母后支持;坐赵知玉往后会有赵知玉支持的分线。建议选赵知玉,帮。赵知玉会对你夺嫡有帮助的,还会加和徐将军的友谊度。

       21、有意皇位(夺嫡)

       22、对她关照一二

       23、告知母后,后面母后会站你这边,然后帮助楚

       24、心意已决(夺嫡)

       25、宫里没出什么事吧

       27、书房

       26、养成这里两天皇宫是一定的,然后另外更建议一天酒楼一天书房

       27、素素和芙蓉之间选

       28、素素或者都不管

       29、建议去酒楼,加芙蓉忠诚度

       20、偏向素素

       21、必须努力(夺嫡)

       22、不听了

       23、陪侧妃

       24、不去

       (夺嫡的重要关键)

       这时容秀要临盆了;由于容秀好感70或以下会进入难产死亡分支,按照这攻略会最大化容秀难产线(包括有没有死亡)中的容家支持度、最大化父皇好感、最大化徐将军的友谊度、足够芙蓉忠诚度和参政度,可以夺嫡。而这里容秀好感刚好70,会难产死亡。

       25、续娶高门贵女

       (后面剧情只收柳月音或者刘_瑶的话,会立即立柳月音或者刘_瑶为正妃)/

       改立素素为正妃(后面剧情素素成功生子的话能够扶正)

        镜头转至辅国将军府,侍女打着灯笼,赵敬禹来到了辅国将军府的后门。一开门,赵敬禹就行礼道,“翊王殿下,小女不懂事,不愿相见,还请殿下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宣德王听了,微微一笑,慢慢地转过了身来。赵敬禹假意惊诧道,“太子殿下!”然后,赵敬禹就忙忙地往前走了两步,出了他们辅国将军的后门,恭恭敬敬地拜见了宣德王,又把宣德王迎进了家门。

        当然,这里有一个暗示性的细节,就是赵敬禹在说完了那一番表面上是对翊王殿下说的话以后,露出了一个有点忐忑、戒备的神情,仿佛他不相信来的人真的是太子一样。

        编剧在这里暗示了赵敬禹的本心,这时候的赵敬禹,对李承鄞的心机和手腕,还是有点怀疑的;同时,备受冷落的赵敬禹太想做镇北侯,从此官运亨通了,所以,在他真的面对来找他的太子的时候,才有了这样的神情。

        不过,赵敬禹的确是李承鄞选中的、十分合格的合作伙伴,他演戏的本事,一点儿也不比瑟瑟差。(与赵敬禹和瑟瑟相对的,是容易意气用事、不怎么会演戏的赵世玄。)一切都按照李承鄞的计划有条不紊地展开,赵敬禹还是完美地做出了那副惊诧不已的神情,仿佛太子的莅临是多么出乎他的意料一样。

        宣德王来到了赵府的书房,在这里,看到了一幅幅被悬挂起来、正被晾干的墨迹。宣德王微微一笑,道,“好诗啊!没想到赵将军行伍之人,却也是个满腹经纶的大才子。”

        赵敬禹推辞道,“太子殿下谬赞,微臣乃一介武夫,只是不想让别人看笑话罢了,才勤勉多认识几个字。”

        此处再次出现细节。1.被悬挂起来正准备晾干的,是屈原的名作《离骚》(太子手里拿的那一副,第一句就是“帝高阳之苗裔兮”)。屈原在《离骚》中,开创了香草美人的文学传统,以香草象征自身之高洁品性,以美人代表对主君的忠贞。所以,宣德王才赞赵敬禹,这真是“好诗”。

        2.但是,不可忽视的是,被悬挂起来的这些墨迹,虽然抄写的是屈原的《离骚》,却是没有按照它正确的顺序来悬挂。编剧借此有2个暗示:一、赵敬禹是一个只会附庸风雅、连《离骚》的顺序都搞不清楚的武夫,二、赵敬禹根本不是屈原那样的德才兼备之士,他只是一个打着屈原的幌子,为自己捞利益的阴谋家、野心家。

        从后面的剧情来看,赵敬禹真的就忠心耿耿地对李承鄞吗?并不是。李承鄞被宣德王设计、陷害的时候,赵敬禹给自己的儿子赵世玄传递消息,不准瑟瑟再与李承鄞往来;在李承鄞马上就要被贬出京城时,高相都在不顾一切地袒护李承鄞了,赵世玄却还是在朝堂上不为所动;后来,瑟瑟被李承鄞逼疯,赵敬禹也没有任何反应,他还在想,我的女儿虽然疯了病了,但她还是会做皇后(历史上的确有疯癫的女人做皇后的先例,这往往依靠的是外戚的势力),赵敬禹知道,只要他取代高相,成为豊朝朝局中一手遮天的人物,在太子妃已经逃回西州,中原与西州必有一战的情况下,瑟瑟必会做皇后。瑟瑟为什么以悲剧结尾呢?原因就是在这里,她以为世界上最爱她的那两个男人,没有一个男人真的把她放在心里,他们都是为了权力在勾兑。所以说,面对这样的赵家,李承鄞会让赵敬禹得善终吗?(这一段在本剧的第3世被全部删去,但仍然看得出其中的蛛丝马迹。)

        宣德王叹道,“赵将军也太谦虚谨慎了……”他掏出了瑟瑟递给他的书信,递给了赵敬禹,“单看贵府**的一手好字,便知赵将军绝非单单是行伍之人。”

        赵敬禹接过这信,打开一看,立刻假意装作不知道的模样,又给宣德王行礼道,“请太子殿下恕小女唐突之罪!”

        赵敬禹当然要装作不知道瑟瑟给了宣德王这封信,这一是为了继续蒙蔽宣德王,不要让宣德王以为自己和瑟瑟商量好了给他设局;二就是为了瑟瑟的体面,毕竟瑟瑟是未出阁的女子,私下给外男信件,说的还是托付自己终身的大事,总算不得上是什么大家闺秀的风范。

        宣德王当然不是平白无故地给赵敬禹这封书信,他还是为了试探赵敬禹对依附东宫的态度。于是宣德王假意奇道,“何谓唐突?”

        赵敬禹也非常上道,他也知道,宣德王可能是需要以纳瑟瑟为侧妃来作为两人正式结盟的前提,于是赵敬禹连忙表白忠心道,“太子殿下素知微臣之心,如果太子不弃,赵家与瑟瑟愿作太子府家臣,受太子驱使,肝脑涂地。”

        赵敬禹真的是一直以来都想把瑟瑟嫁给太子吗?其实并不是。他在皇家围场围猎之前,的确有过这种心思,可是在诸皇子向陛下献礼以后,他就改主意了,要不然,赵敬禹也不会默许瑟瑟和李承鄞来往那么久,也不会允许瑟瑟跟着李承鄞却参加皇室成员内部的聚会,还“曲水流觞”,以诗相唱和。赵敬禹其实相对于宣德王,还是更加看好李承鄞会登上太子之位的,他只是少一个与李承鄞媾和的机会。

        宣德王假意沉吟道,“宫中传闻,令爱属意的是我五弟翊王。”

        赵敬禹立刻解释道,“那是小女一时糊涂,才致有一些风言风语。赵家与高家素无瓜葛,今后也不会有任何干系。小女也吃了一些苦头,受了教训,深知殿下才是托付终身的良人,请殿下放心。”

        赵敬禹为了劝服宣德王,按照李承鄞的计划,提出了2条理由。1.赵家与高家之间的矛盾,这是李承鄞通过设计赵世玄达到的效果。2.前有落水的瑟瑟不为李承鄞所救,后又有皇后对瑟瑟的呵斥,她真的是得到教训了。

        但是,高家与赵家之间真的是素无瓜葛吗?才不是。从下一集可以知道,高相把赵敬禹从西南调回来,一直让他做散秩大臣,又为了赵世玄受伤的事狠狠地打了一顿高震,可知高相也是想要拉拢赵敬禹为他所用的,只不过被李承鄞捷足先登了而已。

        其实,这两条理由中,宣德王最看重的,是赵家与高家不结盟这一结果,所以,他听到赵敬禹这么说,便被说动了,他笑着走过来,亲手搀起了赵敬禹,又接回了瑟瑟给他的书信,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说着,他就把自己随身带的玉佩解了下来,递给了赵敬禹道,“烦请赵将军交给令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也算是信物。”赵敬禹恭敬道,“谢太子殿下。”

        这里是一个标准的对应梗,对应后来李承鄞为了要回小枫的狼牙,又转而送瑟瑟一块玉佩的情节。瑟瑟为了蒙蔽宣德王,她一直戴着宣德王的这块玉佩(瑟瑟并不知道李承鄞故意给宣德王放风,断她后路的事),但是她本心是很膈应这块玉佩的。后来,李承鄞为了要回小枫的狼牙,故意先送了她一身衣服,又送了她另一块玉佩,瑟瑟虽然面上没说什么,但必然还记得当初宣德王给自己这块玉佩的事。所以,她才在为了绪娘怀孕和李承鄞吵架的时候,故意摔坏了这块假惺惺的玉佩,发泄心中的不满。

        说完了瑟瑟,宣德王又主动说到了赵敬禹的儿子赵世玄,“对了,玄卿的伤势不打紧吧?”宣德王亲近地称呼赵世玄与“玄卿”,好像已经把他当大舅子待一样。

        赵敬禹低眉顺眼道,“多谢殿下关心,世玄现在还不能下地走路,但世玄自幼习武,恢复得比常人快,再有两月,就能下地活动了。”

        宣德王拉拢赵敬禹道,“今后得寻个时机,替玄卿出掉这口气。”

        赵敬禹恭敬道,“是。”

        从赵敬禹回答宣德王的这番话里,可以很容易地知道,高震是真的对赵世玄下了死手,腿都断了,差不多得“伤筋动骨一百天”了。李承鄞和赵敬禹为了权力,简直不要太狠,把还叫无辜的赵世玄抛出去,受这份罪。

        宣德王为什么主动问及赵世玄的伤势呢?我觉得有2个原因。1.赵世玄是兵部侍郎,这虽然不是兵部尚书这样直接掌管兵部的最高长官,但也算是高阶官职了,宣德王不忘在兵部拓展自己的势力。2.宣德王不忘通过问候、关怀赵世玄来向赵敬禹表达亲善之意。

        翌日朝堂上,皇帝说道,“朕近日收到很多奏折,都是催促朕尽快确定镇北侯人选的,今日大家再商议商议,看看谁是最佳人选吧。太子,你说说你的想法吧。”

        皇帝让太子来说,暗示了皇帝就是想把太子推荐的人推上镇北侯之位的心思。他是不会任由高相一党在西境继续坐大的。

        太子行礼道,“回圣上,臣确实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臣听诸位大臣们的意思,除了举贤不避亲,或者是从国家大局出发,其实都是各有各的考量的。只是臣以为,无论是镇远大将军高显,还是兵部侍郎李酽,都不是最佳人选。”

        在忠王一党与高相一党在朝中为了镇北侯一职互相争斗的时候,他们各自推出了自己属意的候选人——李酽和高显。宣德王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两个人选全都否决了。

        高相一党把高显推出来,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高相已经觉得,他失去赵敬禹了,只能派出自己的儿子来竞争这个镇北侯之位。而忠王一党派出李酽,则是宣德王刻意保密的成果,他为了能出其不意地让赵敬禹得到这个镇北侯,先什么也不说,派下属抛出了李酽这个烟雾弹,以混淆视听。

        宣德王借着解释了高显不适合镇北侯之位的理由,“两位都是国之栋梁,只是丹蚩此地情况实在特殊。丹蚩不仅屡次犯我北境,对于西境各国均是时时纷扰,确有狼子野心。但说到底,苍天有好生之德,灭国之举,太过惨烈,镇远大将军高显对于我豊朝而言,可是对丹蚩而言,却是……故,镇远大将军若为镇北侯,恐时日再久,也难服人心,若要丹蚩境内之人臣服于我朝,休养生息,安居于彼处,高将军却非合适的人选。”

        1.宣德王不忘自诩自己德行为先,故而先说了丹蚩被屠全族,太过惨烈,应该允准他们休养生息,安居于彼处的设想。这实际上是把当初李承鄞屠灭丹蚩的主力部队,又留下了十万丹蚩族人性命的功劳给抢了。

        2.宣德王在进言的时候,并不像后来当上太子之位的李承鄞那么恭顺,反而是在朝堂上随意走动,好像十分自在的模样,编剧借此暗示宣德王得了太子之位,已经春风得意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他并不把父皇放在眼里,从而为他最后试图弑君篡位埋下伏笔。

       好了,今天关于“东宫侧妃攻略”的探讨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对“东宫侧妃攻略”有更深入的认识,并且从我的回答中得到一些帮助。